シアン群山

我搞我想搞的♂
头像是大宝贝给画的我老婆♂
嘉瑞不拆❤️只要他们两个,只能他们两个❤️
但是除了他们两个以外我混邪得一比♂

【嘉瑞】白凤 (8)

-序章~(7)-

序 (1) (2) (3) (4) (5) (6) (7)

警告:照旧大量私设 √

         逻辑自洽的OOC就不是OOC √ (理不直气壮


坦白说,之所以更新这么勤……完全是因为我想赶快写关键♂部分♂啊!!

对了,顺便在这里预告一下,今天晚上我的一位大宝贝大概率会上线了(doge)


OK?GO!👉



无机质的滴答声音渐次响起,位于房间正中心的圆柱上屏幕亮起,搭载的交互型人工智能用冰冷的女声提示道:传输进程结束,更新数据下载中。

嘉德罗斯一把拽掉贴在他心口的传输线。谁他妈需要你们的数据。

这间地下室里陈设了各种机械装置,从药物合成到检测仪再到小型手术台样样皆有,而房间正中心是一个圆柱形的计算机。按照一开始的计划,嘉德罗斯应该每天上传自己的数据以供圣空星的实验室研究,然后接受来自实验室的数据更新,譬如最新的技术成果和元力武器研究结论等等。

但对于这样的安排,嘉德罗斯以逆向侵入实验室的中枢电脑,并清洗掉三分之一的实验数据来表示了拒绝。从那以后,原本的观察记录活动,变成了嘉德罗斯看心情决定要不要施舍一些战斗数据给实验室的书呆子们。

今天就是他心情比较好的一天。

嘉德罗斯把厚实的围巾随意地撘在肩上,顺手拿走了解析仪旁边的针剂,走出地下室。回到大厅时,他的眼前有一抹亮黄闪过,是一只误打误撞飞进堡垒内的曲尾蝶。脆弱的小生灵扑扇翅膀,轻轻落在了嘉德罗斯鼻尖上。

于是雷德和祖玛从门外进来时,就看见嘉德罗斯盯着自己的鼻子,做了个对眼。

“噗——”

雷德的笑声被祖玛捏着他的嘴掐回去了,然而她自己的脸也倏地通红——实在是太可爱了。

嘉德罗斯扫了二人一眼,满不在乎地轻吹了一口气。曲尾蝶被惊起,像尘埃一样扬扇翅膀,从窗户隙里飞出去了。他的眼睛跟着那抹明黄,在它飞走时,正巧有一束阳光穿透空气落进嘉德罗斯眼中,从视觉上,就像是那只蝴蝶梦幻地融化在了光芒之中。

嘉德罗斯揉了揉感觉异样的左眼,解除了大罗神通棍。



雪层反射的刺眼阳光唤醒了格瑞。四下环顾了一圈,房间里没有看到嘉德罗斯的身影,但楼下有走动的脚步声,也能听见嘉德罗斯说话的声音。

于是格瑞觉得心静了下来。

被嘉德罗斯救了一命,还被他照顾——这是格瑞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展开。不是没有觉得尴尬或别扭,但是既然他受伤和欠嘉德罗斯人情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格瑞也不打算花太多心思去纠结。

巨神山顶终年积雪,这段时间少有地迎来了温和的天气,每天都能见着阳光,雪被晒化的水滴声轻轻扣在耳边。这里没有参赛者到访,也没有奇怪的怪物,静谧得如同不属于凹凸星球。

在嘉德罗斯改良的强化剂帮助下,格瑞的骨折以惊人的速度痊愈了。他抬起右手挡在眼前,阳光的光束被他的指缝切割,散碎地落在脸上和眼睛里。

“嘉德罗斯……”

格瑞出神地喃喃,几个短促有力的音节组成了这个名字。

冲破一切,无拘无束。

对格瑞而言,力量是他为了达成夙愿而不得不紧握的道具,而刻骨的仇恨则是他获取力量的动力,抽离了这二者,他就宛如一具空壳。

但是嘉德罗斯不同。他的存在不需要目的,即使力量会被夺取,肉体会被摧垮,他的强悍也根植于他的心中,毫无动摇,无可匹敌。

格瑞看不惯嘉德罗斯的任性妄为,也不能接受他崇尚力量与破坏的思维方式,但却难以自控地为他的光芒而侧目。

太刺眼了,那种寄存在灵魂里,凌驾在规则与束缚之上的骄傲和自由;因为没有负累,所以可以只忠于自己的愿望而活,因为心无束缚,所以不会被任何东西所束缚。

就像太阳一样。

然格瑞永远做不到像嘉德罗斯那样忠实于自己的欲望——友情,亲情,仇恨,力量就是他的责任,他要背负的东西太多了。



格瑞的表情显露一丝痛苦,他闭上眼,手无力地搁在额前。这里太安静,安静得让他忍不住去想一些从前不会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然而异常感也在这时到来。这种异常感突兀得不真实,因此在察觉到的刹那,格瑞从指间到心口像被冻住了一般冰冷,连呼吸都有刹那停滞。他将视线缓缓移向左手,瞳孔因震惊而颤动紧缩。

手臂缠着一层绷带,完好地在那里,折磨了他很久的灼痛感也消失了。

可是与疼痛一起消失的,还有格瑞整个左手和左腿的知觉。



悬浮升降梯门打开的一刹那,从水晶窗里涌入的灿烂阳光刺得嘉德罗斯眼睛疼,在模糊的视野中,他看见床上一片散乱,枕褥布面满地铺散,而那一团混乱的中心,格瑞狼狈地趴在地上。

逆着光,嘉德罗斯看不清格瑞的表情,不过此刻他也无心观察这些了。

格瑞挣扎着支撑起身体,但他的左手像一个不属于他的部件一样,无力地垂落在地上。同样的,格瑞的左腿完全没有承住左半身的力气,和凌乱的床单纠缠作一块,如同将格瑞死死捆在了地上。

这样诡异的动作落进嘉德罗斯眼中,他的系统程序就像是被忽然关停了一般,无法反馈给他任何想法。嘉德罗斯只是那么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格瑞低微而痛苦的姿态。

雷德和祖玛从嘉德罗斯身后走出,被眼前这一幕惊住了。

“怎么了怎么了!”雷德嚷嚷着,小跑过去想扶起格瑞,却发觉异常,“咦,你的手这是怎么了?”

手?

雷德和祖玛一同将格瑞扶起,让他靠坐在床沿。格瑞一言不发,就那么直直地望着眼前的地面。

祖玛抬起格瑞的左手,并意识到了它不正常的无力。

“嘉德罗斯大人,这……”

她看向嘉德罗斯。

听到这个名字,格瑞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的瞬间,嘉德罗斯的左眼撕裂地剧痛,耳朵里爆发出呼啸般的杂音。



裁判球的医疗服务队被嘉德罗斯召唤而来,又是扫描又是检查,原本宽敞的卧室里摆放着裁判球带来的机械,一下子显得拥挤了不少。

而格瑞躺在床上,像个任人摆布的物件一样沉默。这种情况下常人理应有的反应,诸如崩溃,哭嚎,愤怒,没有一样出现在了格瑞身上。

这一幕非常熟悉,和那天把他从世界蛇的肚子里掏出来的画面几乎完全重合。

但这次嘉德罗斯不再焦急而暴躁,他表现得非常冷静。裁判球带来了更为全面的诊断,也将弥加特世界蛇的所有资料,公开和未公开的全部交给了嘉德罗斯,准确地说,是被嘉德罗斯从裁判球的信息库里挖出来的。为此他也立刻收到了主办方发来的警告信息,不过也被他一秒屏蔽了。

等祖玛和雷德将吵嚷的裁判球小队清除出去,房间里终于只剩嘉德罗斯和格瑞两个人。

世界蛇的毒素,在数日的灼痛之后,终于在今天伸出了真正可怖的爪牙。血清和外部治疗并没有能阻止这种诡异的毒,裁判球那长篇累牍的诊断报告,简而言之便是:格瑞的左手肩部以下,左小腿到股骨为止的神经被破坏了。这种破坏在理论上并非不可逆,但是因为大赛主办方并没有这种病症的治疗先例,所以无法提供医疗服务。

换句话说,伤到这个地步的废人们已经不存在于这个大赛之中了,就和那些被回收的淘汰品一样。

而格瑞就将成为下一个。

再卓绝的战斗本能,再优秀的元力技能,都不可能撑得起一具不健全的体魄。



嘉德罗斯忍受着耳边接连不断的杂音,他愤怒,暴躁,表情冰冷得像一把刀。

他们二人的机缘起于战斗,格瑞的守序在嘉德罗斯看来是最可笑的笑话,他想撕碎他的隐忍,打破他的秩序,用否定格瑞的生存方式来证明他嘉德罗斯绝对的正确性。两颗完全相反的灵魂在彼此眼中都有着强烈而不可剥夺的存在感,无论是吸引还是对立,都是必然的结果。

然而这全都建立在,他们两个平等的强大之上。

在嘉德罗斯与格瑞之间的天平上,力量就是唯一的砝码。如果格瑞没有用他的实力让嘉德罗斯在最初就为他侧目,这一切都不会开始。



现在,嘉德罗斯精密的逻辑模组超负荷地工作着,成千上万种运算和假设全都指向了一个相同的结论:放弃格瑞。

理性程序所要传达的信息是:嘉德罗斯没有任何理由,再去帮助这样一个失去了价值的格瑞。



但是嘉德罗斯最厌恶最痛恨的那个新模组,那个让他变得奇怪的,不受他控制的感情框架,此刻它以惊人的效率运作着,高效而稳定地调用起嘉德罗斯全身上下所有的尚可运行的程序与回路——用尽全部的机能反对着这个结论。



这种内部冲突将生理上的疼痛回赠给了嘉德罗斯,他不自觉地紧抓住胸前的衣襟,那里正传达着一种陌生的痛楚。嘉德罗斯扫描了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除了心跳速率偏快以外,他的机能和各项数值都十分平稳。

那么为什么……



忽然,格瑞艰难地撑起身体,试图用自己的力量站立,但他的左手和左腿并没有回应主人的意愿,仿佛它们从来都不属于这幅躯壳。

知觉尽失的不适感让格瑞出了一身冷汗,他将重心移到右边,又小心地换回左边。在交替的瞬间,就像一块坠落的绸布一样,格瑞倒了下去。

嘉德罗斯站在一旁,置身事外地看着这一幕。内部机能的紊乱令身体的协同也变得艰难,他几乎是一步一停地向格瑞走去,在他面前停驻。

格瑞喘着粗气,这一跤是吸饱了水的鞭子,狠狠抽打着他的自尊心。忽然,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只手。

抬头,又是那双眼睛,金色的,明亮的,像烈日一样,灼灼地看着他。

嘉德罗斯说:“起来。”

格瑞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法想,什么也不想去想,就那么握住了嘉德罗斯的手,靠右脚支撑,艰难地站了起来。但他无法维持住平衡,摇晃几下后,又跌倒下去。

这次嘉德罗斯伸手架住了格瑞。

嘉德罗斯比格瑞还稍矮半个头,却稳稳地拦腰扣住了格瑞的身体。格瑞的右手则下意识地扶着嘉德罗斯的肩膀,两个人保持这个态势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最后,是格瑞先开口说话。

嘉德罗斯看不见他的脸,只听见他贴着自己的耳边,用细不可闻的声音,缓缓说道:

“嘉德罗斯……帮帮我。”



人类诞生于一片混沌之中,所以才会有追逐太阳的本能。

评论(49)
热度(800)

© シアン群山 | Powered by LOFTER